1. 多地出臺政策鼓勵生育二孩

      www.scol.com.cn (2018-08-31 09:09:40) 來源:人民日報
      編輯:吳娜記者 李紅梅  

      原標題:分娩補貼、奶粉補貼、產假福利、彈性工作制——

      為生二孩提供更多支持和服務(民生視線)

      今年是實施全面兩孩政策第三年。2017年以來,不少地方出臺實施全面兩孩的配套政策,除了生育支持、幼兒養育等措施,還有補貼和獎勵,如分娩補貼、奶粉補貼、產假福利、彈性工作制等,有些地方還給予現金補貼。各地出臺這些措施與我國當前的人口形勢有何關系?效果如何?本報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多地出臺政策鼓勵生育二孩

      育齡婦女逐年減少,少子化老齡化程度加重;鼓勵人們按政策生育,是非常好的開端,有利于推動人口長期均衡發展

      最近,《遼寧省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出臺,提出“完善生育家庭稅收、教育、社會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對生育二孩的家庭給予更多獎勵政策,減輕生養子女負擔”,“鼓勵雇主為孕期和哺乳期婦女提供靈活工作時間安排及必要的便利條件,支持婦女生育后重返工作崗位”。

      湖北省咸寧市出臺政策,鼓勵有條件的機關、企事業單位將政策內二孩及以上產婦產假延長至6個月,配偶陪護假延長至1個月,其間工資獎金照發;推行彈性工作制度;每位補助300元用于孕期保健服務。

      此前,已有不少地方出臺類似措施。如新疆石河子市對生育二孩家庭進行分娩補助,對0—3歲二孩家庭給予適量奶粉補貼;湖北仙桃市生育二孩家庭可獲1200元補助;天津市對符合二孩政策的職工增加30天生育津貼;湖北省宜昌市按照“限額內報銷辦法”,對合法生育第二個及以上孩子的對象,以縣市區為單位,落實住院分娩基本生育免費服務,城區按每例2500元標準,并適時調整。

      記者注意到,這些地方出臺類似措施的背后,與人口形勢密切相關。以遼寧為例,《遼寧省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顯示,該省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為20.6%;0—14歲人口占比為10.4%。2015年遼寧省人口總和生育率僅為0.9,遠低于人口世代穩定更替的2.1水平。此外,老齡化程度較深,老年人口撫養負擔沉重。根據2017年中國統計年鑒數據,遼寧省2016年老年人口撫養比達到17.37%,高于全國的14.96%。全省人口總數連續3年下降,也是全國3個人口負增長省區之一。

      從全國來看,人口形勢面對的挑戰也不少。少子化老齡化程度不斷加重,60歲以上人口超過2.4億人,0—15歲占比僅為17.8%,總和生育率持續低位徘徊,勞動人口占比逐年下降。2017年出生人口為1723萬人,比2016年少63萬人,其中二孩占比超過50%,而一孩占比在下降。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說:“這主要是因為育齡婦女逐漸減少。‘十三五’時期,20至34歲生育旺盛期育齡婦女每年減少約280萬人,‘十四五’時期每年預計減少580萬人左右,再加上這部分人群以生育意愿低的90后為主,造成一孩出生人數減少。”

      他認為,“生孩子看似是一個家庭的私事,但人口數量、質量卻關系國家的長遠發展,是一個國家的大事。地方出臺配套措施,鼓勵人們按政策生育,這是非常好的開端,有利于推動人口長期均衡發展。”

      幫助和支持有生育意愿的主體生育人群

      尊重生育意愿,幫助他們解決好事業與生育之間的沖突,調整相關公共政策,將生育意愿轉化為生育行為

      “當前我們要做的是聚焦有生育意愿的人群,創造有利于生育的友好環境,幫助和支持他們將生育意愿真正落實為實際行動。”中國社科院人口與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鄭真真說。

      鄭真真長期關注育齡人口的生育意愿與生育行為,在一些地區開展長期跟蹤調研。她發現,個人生育意愿和生育行為受到很多復雜因素的影響,包括經濟能力、年齡、生育偏好等。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后,一部分60后、70后雖然有意愿,但年齡偏大,80后、90后成為最大的生育潛力釋放人群。但是80后正處于人生中最忙的階段,事業面臨升職壓力,在家庭里要帶孩子忙升學,還要贍養夫妻雙方老人。要事業還是要育兒,成為不少80后家庭的一道難題。而很多90后認為生育是私人的事情,對生育政策大多持不理會的態度。“對于這部分人群,首先必須尊重他們的生育意愿,其次應幫助他們解決好事業與生育之間的沖突,調整相關公共政策,將生育意愿轉化為生育行為。”

      鄭真真認為,與生育相關的公共政策主要是滿足家庭對生育的需求,涉及勞動就業、社會保障、計劃生育、婦幼保健、托兒和學前教育以及社區建設等。同時,有必要從家庭和婦女的角度來重新審視、定位、調整和完善相應的公共政策,支持婦女在承擔生育重任時兼顧個人事業發展,形成尊重生育、對育兒友好、支持婦女平衡生育和事業的社會氛圍。

      “尤其對于年輕的職業女性來說,現實情況往往讓她們很糾結。這不僅包括產假時間、父親育兒假能否落實,還包括養育過程中的0—3歲照料問題與職業發展的沖突等。研究發現,近年來中國從事非農勞動的婦女因生育中斷就業的比例不斷上升,如果婦女生育期的就業不能得到保障,很有可能在生育政策放寬后,會損失更多婦女勞動力,尤其是城鎮的高質量勞動力。”鄭真真說。

      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有近1/3的全職母親因為孩子無人照料而被迫中斷就業。超過3/4的全職母親表示,如果有人幫助帶孩子,將會重新就業。對這些媽媽來說,生一個孩子,起碼有3年要照顧孩子無法安心工作;如果生二孩,又要有3年無法安心工作,無可避免給女性就業、升職帶來不利影響。

      有學者研究歐盟國家經驗發現,那些能夠較為妥善地平衡好職業婦女事業與生育關系的國家,人口生育率保持上升趨勢,而未能較好處理這一沖突的國家,其人口生育率持續走低。“這個問題在我國存在多年,迫切需要解決。這需要全社會提高認識,尤其需要非政府、非營利組織和私營機構積極參與,同時還要有政府的鼓勵和有效監管。”鄭真真表示。

      須有長期制度性安排來支持二孩生育

      應結合全生命周期特點來考慮政策安排,建立靈活普惠的托育公共服務體制,提供社會支持服務

      “地方從政府能替二孩家庭減輕什么負擔的角度出臺措施,這種探索是好事。但僅僅是開始,對于較高的二孩撫養成本來說,不能靠一次性補貼,而要靠長期的制度性安排。”原新說。

      他分析了影響二孩生育的主要因素。首先是居高不下的育兒經濟成本。在城市里,養一個孩子動輒花費幾十萬、上百萬元,教育、住房等成本高企,一次性的生育補貼、分娩補貼等與撫養成本比起來如九牛一毛;其次是0—3歲階段照料問題。調查顯示,超過1/3的被調查對象表示有托育服務需求。目前,有近80%的嬰幼兒都是由祖輩參與日間看護,而被調查對象更希望將孩子送往專業托育機構。被調查的已生育一孩而不打算生二孩的母親,有60.7%是由于孩子無人照料的原因;第三,80后、90后主體生育人群面臨生育與事業的沖突;第四,一些育齡婦女年齡偏大,在臨床上屬于高危人群,害怕身體出問題,也擔心生育質量受影響。此外,隨著生育的代際轉移,人們越年輕越不愿意生孩子,來自少子女家庭的生育人群不愿多生孩子。

      原新建議,支持二孩生育應結合全生命周期特點來考慮政策安排,建立靈活普惠的托育公共服務體制,提供社會支持服務,解決家庭和婦女的后顧之憂。比如對高齡孕產婦產檢的綠色通道、0—3歲公立托幼機構的補位、上學后教育成本減負、稅收方面可以家庭平均收入為征收單位等。

      西南財經大學人口研究所所長楊成鋼對此表示,由于中國人口發展的動力機制已發生轉變,促進人口發展的內在決定因素更多是家庭的自主決策和個體人口的自覺選擇。“生孩子是一個很重大的家庭決策,受到個體和環境因素影響,需要家庭成員去消化、接受、磨合,最終形成決策。不同收入、體制、年齡、性別的人群,面臨的生育壓力不一樣。”

      楊成鋼分析指出:“少子化、空巢化、老齡化的家庭日益普遍,如果年輕夫婦再養育第二個孩子,可能會更加力不從心,不僅無力贍養老人,而且自身的生活負擔也會加重。其家庭發展受到很大阻礙和挑戰,需要取得社會支持服務,包括各種公共的和市場的社會資源供給與配置,政府既是公共資源的核心提供者,又是整合配置市場資源的最重要設計者和推動者,更是公共資源和市場資源之間最好的組織者和協調者。”

      • 新聞推薦
      四川
      社會
      娛樂
      體育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结果

            1. 打字挣钱app 北京pk10彩票店有售吗 时时计划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 手机游戏怎么安装 黑龙江省11选五结果 足彩判断平局公式 踢足球比赛注意 新时时新时时 龙江36选7开奖结果